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276765.com >
夜明珠预测之一ymz3数据:中国海员的幸福状况披露
发布日期:2021-06-26 03:29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次问卷调差分别通过船员用人单位收集,船员定向收集,网络自由填写的方式,收集到有效问卷

  报告在十个方面进行评分,综合得出海员幸福指数,针对报告参与者与海员的建议反馈,现披露如下数据:

  对根据调查问卷的意见与建议板块进行分析,对报告的九大具体板块进行整体介绍:

  加强网络建设是船员普遍反映较多的一个问题,高达188条留言中提到了船上网络问题,更有近30条留言专门对网络问题提出意见。

  网络问题集中表现在:是否有无线网络,网速,上网费用。在一些海员的反馈中,部分船舶网络建设依然落后。

  随着网络成为现代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在船上工作能使用网络也应成为作为一名现代海员的基本权益。

  但是对于船舶、海员的管理者来说,目前存在着这样的考虑,是否要限制网络速度,是否要限制上网时间。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海员每天上网使用媒体社交的时间超过2个小时,会明显增加海员的焦虑。

  但是网络世界带来的焦虑并不是海员这个特殊群体的现象,而是现代社会的普遍问题。显然,网络的使用是作为一种海员基本福利而存在,并不能直接解决海员全部的心理问题,也不是致使船员产生心理的问题的根本原因。

  在实现海员的基本诉求的情况下,对于网络的使用进行更为精细和更加科学的管理和控制是船舶、船员管理者更需要考虑的问题。

  正如一名海员的留言:“其实船舶还是一个海员待时间最久的一个家,把住舱品质提升,一个舒服的床垫,一把舒服的椅子,一个小的冰箱,娱乐室添加几个按摩座椅,再便宜一点的上网费用。对船东来说成本并不高,但是对船员来说能有一个舒服的休息环境,会让人心情愉悦很多。”

  “下地休息”便利程度在疫情时期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尤其是2020年疫情爆发初期,在世界范围内出现了船员换班危机。

  2020年3、4月份新冠疫情在世界范围内爆发,各国纷纷推出了国际旅行限制禁令,这为船员换班和下地休息带来了重大的阻碍。海员合同到期无法下船,超期服役现象比比皆是。

  中国对船员换班危机较早做出了回应,交通运输部推出相关政策和指导意见,允许中国籍船员在国内港口换班,为疫情的封锁开绿灯。

  然而政策的制定与落实依然存在在不小的差距,尤其是具体执行者,以船东,船代,地方政府为相关者的各方权责混杂不清,一些地方政府的执行效率较低,使得实际的换班工作困难重重。

  另一个影响海员下地休息便利程度便是隔离时长,目前这个问题也愈发凸显,海员下船需要隔离,回到国内需要隔离,回到老家又要隔离,每次隔离时间至少半个月,海员下船休假很长一段时间用在了隔离期间。建立有效隔离认证,至少在国内范围避免无效的重复隔离对于海员的幸福感提升将会有明显的促进。

  此外,部分船东对于船员隔离期间的费用不承担,在隔离期间缺少合理的关怀。这些小问题对于船员的直观感受也有着很大的影响。

  数据显示,2020年至今,海员工资指数有了较为明显的提升。然而对于工资的满意情况却并没有得到明显的改善。

  主要原因在于2020年疫情以来,海员群体经历了更加严峻和困难的工作。海员一直是站在国际疫情风险的第一线,肩负着国际贸易正常运转的基本责任。当全球都可以居家躲避疫情感染的情况下,海员群体依然面临巨大的风险与国外码头沟通接触。并且由于封闭政策带来的国际旅行停摆,船员的工作时长和工作压力也成倍的上升。

  相较于海员所额外承受的工作负担,目前的工资上涨并没有弥补船员的心理预期。

  更重要的是船员工资指数的上涨是一个市场性结果,很大程度上是海员供给结构性短缺所造成的。很少有船舶、船员公司是因为疫情带来的不便而主动提高海员的工资待遇。这两种不同对于海员的幸福感直观感受是差别巨大的。

  当然关于中国海员对于工资待遇的强烈反馈也应有着另一面的思考,“涨工资”,“增加工资”,“提高工资待遇”这几个词条在对工资的意见建议中占着相当的比例。相较于其他方面详细、具体的意见反馈,这些建议简单粗暴,甚至一些海员反馈“就一条 涨工资”。这样的一种现象展现了相当一部分的中国海员对职业追求缺乏多元性的思考,将所有不满和焦虑简单的转化为对工资的不满。但造成这样的局面并不能归咎于海员,这对于海员用人单位也应有所启发,在工资待遇有竞争力的前提下,对于海员提供全方面的关心,并给予海员最大程度的支持才能真正吸引到高素质的海员人才。打造更好的职业发展通道,给予海员更多的归属感可能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主要路径。

  海员伙食问题对于海员综合幸福感影响比较突出。中国尤其讲究民以食为天,中国对于菜篮子工程的推进也一直是政府工作关注的重点。

  海员对于伙食的不满集中表现于伙食费的问题上。海员伙食费少、伙食贵是海员反映较多的。

  一位海员给出了具体的描述“船员伙食费太低了,二十多年前是5块美金一天,现在很多船十块不到”相比较于二十多年前的物价,伙食费的增长幅度显然是比较脱节了。

  对于船上的伙食管理,一些船员也给出了具体的意见:“不要为了形式像周度食谱等根本没什么用提高伙食配备标准”,“底下公司对提升船员待遇伙食等执行力度不够”。

  “船长贪污伙食费”,这样的反馈虽然只出现了一次,但是也应该提起注意,伙食管理这方面大型船公司与船员管理公司都会有比较先进与成功的管理经验,也应当做好适当的宣传推动其他公司的规范。

  另外对于伙食质量,也有相当船员表示不满。受疫情影响,食物安全成为社会关注的一个热点,对食物质量、食品安全的焦虑同样也传播到船上。

  船上业余活动的反馈虽然相对并不多,但搞好船上业余活动对船员幸福感的提升也是不应该被忽视的。

  对于现代人来说,大多数人的业余活动还是在于网络,尤其是年轻人来说,网络游戏和娱乐视频占据了相当的业余活动,但是实体的业余活动对于船上工作生活的丰富是无法被替代的。

  部分海员表示领导不能组织一些放松身心娱乐的活动,一些船公司对于船上集体活动组织的经验值得被推广,正如一位海员兄弟的反馈,“多组织集体活动,让每个船员都感觉到自己是一个集体的一份子,培养集体荣誉感,增加归属感。”可见,组织适当业余集体活动的好处是一箭多雕的。

  下地娱乐时间不足,尤其是疫情时期,对于船员下地各个港口要求尤其严格,这与传统的航海文化中每到一地都能遍赏当地风土人情的福利是有冲突的,这项隐形福利也因疫情的影响被剥夺。

  娱乐健身设施也是船员关注的重点之一,这与现代人习惯健身房健身的习惯直接相关。配置较为优质的健身设施对于引导一些海员健身娱乐,提高幸福感或许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实习生是所有海员必须都要经历的阶段。实习生阶段的感受对于是否会留在船上继续工作或者在船工作的整个职业生涯的幸福感感受都会有一个深刻的影响。

  一位海员对此的描述充满真情实感:“受大环境所致,刚毕业挤破头找不到一条船上,实习结束想要晋升更是难如登天,好不容易在行业低迷期坚持下来了,在现在环境下,实习结束后,工作不愁而且拿着一倍左右低迷期的工资,心里怎么能平衡?有何幸福感可言?一个经济危机坑害了多少当初励志为航海事业奋斗的少年,一个疫情又成就了多少投机客。”

  实习生期间对于船上的工作生活和人际关系都是较为敏感的,此外大多数实习生都对未来职业生涯有着一个比较美好的期待。这时候适当的引导和职业生涯规划的辅导显得尤为重要。能够真正让海员实习生感受到集团的温度和对未来美好的期待对于海员幸福指数的提高意义重大。

  受疫情影响,船上对外交流接触的机会降低,海员内部之间的人际交往反而有所提升,这对于海员在船人际关系的融洽和团结略有促进作用。

  但是,对于疫情下超期工作无法下船的海员,对于整个海员团队的关系来说是一个不利的影响。长久的工作时间和压抑的工作环境对人际关系有着较为负面的影响。

  另外,以一些不好文化习惯对于船上的人际也会带来不好的作用,一位海员对于船上不良的人际关系深有体会:“中国人管理的船舶喜欢把工作压力施加到船员身上,导致船员工作压力很大,有事感觉身心俱疲,厌烦船上工作,而且中国船员职责分配不清,讲就人情世故,导致一部分人容易被使唤来使唤去。能力强的在做完自己工作后得不到休息又被安排去干其他和自己岗位不想干的工作,导致这些船员工作积极性下降,有脱离这公司,甚至脱离船舶的想法。”

  当然也有海员对船上的等级制度提出质疑:“船员在船的等级制度很没有人情味,甚至没有讲理的地方,黑白颠倒,指鹿为马,压迫太历害了!”

  与海员在船工作期间“下地休息”便利程度直接相关,海员在船的工作负荷受疫情影响也有了较为明显的加重。

  工作负荷集中表现在在船工作时间上。部分船员建议工作时间不超过3个月,或者采取4+2的工作模式,即工作4个月下船休息2个月。

  之前有过报道部分船员因为长久时间不能下船,选择极端方式。还有部分新上船的实习生,由于难以适应上船的工作,选择较为极端和不理智的做法。这些都是工作负荷过大带来的直观表现。

  另外一个对工作符合增加较为明显的是越来越多的工作要求,一位海员兄弟指出:“随着各种法律法规的更新,做不完的paper work,纸上谈兵没能解决实际问题,而造成了大量的工作负担。”

  当然大多数船员对于上海工作比较辛苦的事实是有一定的准备的,然而较强的工作负荷体现不到工资待遇的优势上来,折让海员的幸福感大打折扣,让很多船员有下船的念头,船员下船后再上船的意愿也不是很大。香港管家婆资料只有干出来的精彩没有等出来.

  “福利少,没保险,基本社保也都是按照最低标准缴纳是目前影响船员整体幸福指数较大的一部分。”;“感觉是被社会遗忘的工种,但我们做的贡献并不少!希望得到社会对我们的认可,加强社会保障,船员管理公司给交的社保很低很低,商业保险由于高危职业自己又办不了!”;“船员工资与福利(养老)都得要国家具体细化到每一个船员。不能像现在这样干一辈子下船了什么都没有,有公司的还要扣工资交社保”;“不管社会船员还是合同船员,休假时能有基本工资,能够有社保”;“强制船管公司为其服务的社会船员在上船期间办理社保”……

  目前仍然存在大量此类的情况,海员在船劳务公司只给交最低水平的社保,下船后则完全不管。这对于船员的职业认同感损伤是极大的,以市场化的规则管理海员队伍,将所有海员都作为“自由个体”人来对待十分不利于海员幸福感的提高和海员素质能力的提高。

  社会保险,福利作为当代人找工作格外看重的部分,在海员这个职业里面几乎是待遇最差的,也让所有海员从业者产生深深的不公平感。当然船员社保问题很大程度上在于船员中介市场的混乱。部分船员中介公司作为海员利益的对立方,竭尽所能在社保、伙食等方案进行克扣,直接损害了船员的切实利益。

  加强海员中介市场的治理,制定有效法规破解船员中介与船员利益对立的局面,制定合理的海员社保责任承担规则,是广大中国船员对政府监管部门诚切的呼声。

  此次报告免费开放,需要报告者,请发送邮件至介绍使用原因,并留个人联系方式,我们将以邮件方式统一进行回复。邮件主题:中国海员幸福指数报告+职位+称呼。

  【投稿】、【 提供线索 】、【 转载 】 请后台留言或电邮投稿,主题格式为【投稿】+文章标题,发送至邮箱。夜明珠预测之一ymz3

  • Power by DedeCms